如果没有在最好的年纪遇见你,那我希望遇见你的时候是最好的我

      发布在:个人心得, 瞎几把写      评论:0 条评论

不知从何时起,尤其是当你独自一个人安静的待着,脑海里总会莫名的想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。

我想,或许我想的这些会不会也是很多人想的问题。

有没有想过,这辈子真的就一个人了;有没有想过这辈子你怎么也等不到,等不到那个和你灵魂相犀的人了。

拍摄于大观园

一个人逛街,一个人吃饭,一个人上下班,一个人走路,一个人旅行,一个人走走停停飘荡在一座陌生的城市……

或许,有人会问:那你怎么不回去呢?回到一个你原本拥有着关系链的地方呢?

一年之前,我一直寻寻觅觅的找寻着这个答案,花了很多时间,走了很多地方,一直去寻找这个答案。

也许,你一直找,好比你一直在身边的一件东西不见了,可翻箱倒柜,哪怕是拆了房子似乎也找不到。但当你不再寻找的时候,偶然的一个时机,它自己就出现了。我想,这大概是很多人的同病吧。

“如果远走它乡,漂泊在外是一个人,那就理所当然,情有可原;如果回去了,还是一个人,那就太悲伤了。”

直到一天,我莫名的在洗衣服的时候,想到了赵默笙,重温了这部剧,我才明白了为何后来本可以回去的她却迟迟没回去。

有人说:可是她最终还是回去了啊。

“那是因为,她还有何以琛啊,可是我们没有。我们不是赵默笙,也不是何以琛。”

见过悲欢离合,也见过两心相悦,却也见过痴心终得回报。

我不知道你们又是属于哪一种?或许,哪一种都不是。

最近,迷上了《简爱》,让我总会有一些想法,以及一些胡思乱想的念头。

“这世界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,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。我只是想找个能说话的人,仅此而已。”

有人说:能说话的人,这还不简单吗?有那么难?

当然不难,但实际真的很难。

不是你认为值得有趣的事情,对于对方来说就能懂。能随时随地,随心所欲畅谈的人很少,好比你晚上想到了一个有趣的事情,想给对方分享,可一通电话过去,对方说睡觉之中,大半夜的有什么要说的,明天再聊。随之而来的是,你想分享的那种兴趣顿感无味。当然,这只是个例子,并非代表大晚上得找人聊天。

跨越年龄之界,寻找灵魂之爱。算是我给《简爱》这本书的一个评价,当然仅不止此。抛去罗切斯特的其他,我自认为还算是是两个有趣的灵魂碰撞出爱的火花。

“这世界最不用花太多时间去经历一个人一生的事情,就是去读这个人的一本书。我们就能洞悉他的一生,获得最昂贵的经验和感悟,而这往往是最便宜还没人愿意去花时间了解的。”

拍摄于潇湘馆

十年太短,一辈子太长。这漫长的人生,不仅仅是等待,而是在等待之中能寻找到更好的自己。

回不去的是灵魂,无处安放的是肉身。可我喜爱这世间有趣的灵魂甚过于始终有一天会腐化的肉身。

无论是行走这世间的旅途中,还是这攫取这世界的温暖的画面里,我们无一不都是为了更好的温暖自己,寻得一个灵魂伴侣,携手前进。

孤独与安静总是那样相辅相成,可又格格不入。安静的是空气,孤独的是灵魂。

我想,经历过孤独之后,或在孤独之中,我找寻到了和自己相处的方式,和自己对话,了解到自己,以至于我遇到你的时候,不是依赖,不是狂热,而是平等站在你身旁的一棵树。

作者:行走的MISS董
链接:https://www.jianshu.com/p/6da8fa116799
来源:简书
著作权归作者所有。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,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Responses